首页 > 散文
南朝四百八寺 多少楼台烟雨中
2020-10-30 16:42 小句子

看着窗外飘飞的烟雨,我不由地想到:难道老天是要让我们看到一个“烟雨江南”吗?这难道是要弥补我们没看到杏花春雨中的江南的遗憾吗?“烟雨江南”那可是无数中国文人的精神故乡,我们会这么幸运吗?

南朝宗懔《荆楚岁时说》云:始梅花,终楝花,凡二十四番花信风。

柳如烟,荷花映日,激怒高傲之花,用极致的魅力,绽开红尘烟雨中一点妖娆的红。

千载悠悠,岁月难留。历史上的孤独,几人躲过,文字续写着残缺的记忆,笔下黯然着寂寞的雪夜。人间繁华何止三千,翰林多少烟雨楼台,若无一知己共览锦瑟流年,人生百态却也单调如常。

晏几道心中的江南是“梦入江南烟水路,行尽江南,不与离人遇。睡里消魂无说处,觉来惆怅消魂误。”杜牧心中的江南是“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。”白居易心中的江南是“江南好,风景旧曾谙,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,能不忆江南?”我自觉不如古人,能把那份对江南的情愫用寥寥几笔墨迹,就表现的淋漓尽致,笔锋回转间,一幅纹路清晰的山水画已跃然纸上,如此这般的身临其境,为常人所不及。被细雨笼罩的景物变得飘飘渺渺,朦朦胧胧,这是江南独有的美景。

你听,你听,汽车马达声、喇叭声,赏花客兴奋的大呼小叫声,以及各种鞋子在青石小道上踩出的一串串急促脚步声,由远而近,又由近渐远,明明消失在朦胧的烟雨中了,却又似乎那车、那人依然还在眼前,呼之即出,触手可及……

且不说那吴用、百里红进了城去擒贼王,却说无名氏与那老者爷孙俩继续往龙隐寺来,走了约莫二三十里看见一座不高的山,上的山去,那龙隐寺就隐在这半山腰上。

《江南春》是晚唐诗人杜牧的名作。“千里莺啼绿映红,水村山郭酒旗风。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。”这看似简简单单而又明明白白的一首七言绝句,反复诵读,仔细研究,我觉得无论是选景构图,还是布局构思,甚至立意抒情,它都有着丰厚的文化内涵。

2016年3月12日于安福寺桃园85号农庄

睡在花间,醉在梦里,我是这世间旅行人,流浪,漂泊,无言,一声花落太轻微,只留香韵在纸上;平淡的日子,仰望星空,在流星之绊许下一辈子的誓言,相遇往往在美好的瞬间;辗转的日子,拥抱影子,在烟雨之中寻找隐藏朦胧的水花,人生就在一蓑烟雨中度过。

随行几步绕道,休息的小亭子后面是一座明代的古塔。因为年代久远,所以显得的破旧。但塔上的绘画显得十分精巧,而塔身的气势由为庄重。离此,不远的就是西林寺,西林寺房舍面积要东林寺小些。可名气依然很大,着名的诗人苏轼那种《题西林壁》还保留在寺中。游完东林,西林寺后,脚步立刻转向下下一目的地。

夜晚,漫步于高楼的脚下,白天承载着多少人的梦想,随人去,楼空梦寂寥。清晨匆匆脚步踏入,傍晚满载疲惫回巢,飘洒于万间的泪水,随晚风轻拂在满是急促的脸颊上。

“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”,“山外青山楼外楼,西湖歌舞几时休”,“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”……寺庙遍布,酒楼林立,有着数不清的人文景观的江南,不是我们这个小地方可比的,我们这儿虽然也是沟渠纵横,鱼米之乡,但比起江南还是缺少漫长的历史底蕴,谁叫我们这里直到清朝末年才成陆呢?哪里还找得到寺庙古镇呢?连那百年大树都难找,那千年文化的积淀,更是不容小觑的。

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乐乐网立场

相 关 文 章

惠州招聘 惠州汽车 广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