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散文
五十三年前的晚秋 爷爷用木杆挑着我简单的行装
2020-10-30 17:08 小句子

太阳依然未露,我迷茫了,我又明朗了,阳光是等不来的,是追出来的,等只能等到雨停而已。于是我整理好行装,备好伞,开始了追逐阳光的脚步。一场不大的雨,却足以浸湿鞋底,带着一份嬉戏雨中的闲情,却不免被淋成落汤鸡。人生都要走过无数场阴雨,多少次阴雨都不可怕,可怕的是每次阴雨后你依然不懂得带伞,不知道生命可以有阳光!心里有家、有阳光,脚下有行动,生命才会有路。

冬至是冬季所有枝干里的标杆。它伫立在冬的中央,前头挑着大雪、小雪,后头挑着大寒、小寒,在悠悠岁月里,带着几丝从容,少许不迫。

一年一度秋风劲,

寒山瘦水此时同。

千树不曾悲叶落,

人生何必叹飘零。

落叶尚且随风舞,

重整行装更前行。

十三年前,他降临于这世界上。从此一个新的生命诞生。父母把整个世界作为礼物送给他,他不语。只是痴痴地笑着,眼中露出最纯真的快乐。

虽然河上有了两座桥,但从奶奶去逝世后,花园的表爷们就渐渐断了信息。听母亲说,大表爷早年过逝了,也算有福之人,家中儿孙满堂;二表爷据说至今没娶到媳妇;其他两家,情况不清楚。

三年前,在不为人知的地方,一个大男孩拭去泪水,走向回家的方向。

那时我们是没有任天堂和电脑游戏玩儿的,记得每到课间的时候,操场上的爬杆和沙坑边平整的土地就成了我的游戏天堂。男孩们特喜欢。那爬杆足有两层楼那么高的,用绿色的油漆刷好,风干。在下边准备好,号令一出,胳膊使劲上拽,腿夹住了杠子上蹿,看谁的速度快,看谁有气力。谁先摸到顶端的横杆就是赢了,一出溜的下来,嘴里还不停的叫唤着,喔喔喔,我赢喽。下一个在来,那是我们的接力赛。

由于险峰面积相对较大,游锦绣谷的人很多都会在这小憩,于是我们也坐了下来。旁边一群驴友正在收拾行装,女儿很是羡慕,我说;“你别光是羡慕人家,吃不了苦是做不了驴友的,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不付出就能成功的事情。旅游的目的不是为了到某个景点,而在整个过程,学会享受这个过程中的点点滴滴才是我们出行的目的。”女儿似懂非懂地嗯了一声。

第二次去三河滩时,才见到它的真容,那次是绕道去到什么地方,无意间从河堤上走过,见到渔家放着鸬鹚在岸边捕鱼。渔家的细丝网用一个个高木杆支着,拦出一片不大的水域,几十只鸬鹚在那片水域里乐此不疲地上下翻飞,搅动得水面如滚开的水。

年轻的费尔明娜曾经以为,她和阿里萨的爱情会一生一世甜蜜如初。三年后,费尔明娜终于回来了,当她再次见到日思夜想的阿里萨时,却突然间发现,那个站在阳光下的可怜的少年,再也不是她想象中爱情的样子了。阿里萨依然是三年前的阿里萨,而她,已经不是三年前的费尔明娜了。

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乐乐网立场

相 关 文 章

惠州招聘 深圳 惠州企业